梦想彩票

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曾打败《快本》,如今无人问津!昔日顶流综艺,被自己拖垮了

发布日期:2022-07-29 22:12    点击次数:86

文/ 金错刀频道

很多年前,汪涵对台里领导说过:“《快乐大本营》和《天天向上》就是湖南卫视的一双脚。”

现在看来,这双脚基本废了。

播出24年的《快本》,去年末正式停播,连个像样的告别都没有。

播出14年的《天天向上》,虽然还活着,但毫无热度。

最近一次出现在热搜里,还是蹭了丁真的流量。

5月18日,《天天向上》公布了新主持人阵容,原班人马只剩汪涵,其他人分别是胡海泉、沙宝亮、潘粤明、丁真等。

普通话都说不利索的丁真,被人质疑没有主持人证,节目解释说他不是主持人,而是常驻嘉宾。

尽管如此,那些不喜欢丁真的网友仍不忘嘲讽:

“一个小学没毕业的人能去当主持人,这是多么励志的事情啊。”“可以改名叫《丁丁向上》了。”

比起丁真的争议,《天天向上》的变动显得无人关心。

这档昔日国民综艺,如今只能到处抱大腿。

年赚2.5亿,

一度打败《快本》的国民综艺

在湖南台,汪涵能和何炅分庭抗礼,《天天向上》功不可没。

当何炅主持了《快本》两三年时,汪涵在台里还只是打杂的,什么都干。

直到他去主持《越策越开心》,才声名鹊起。2005年,汪涵主持现象级选秀《超级女声》,更是家喻户晓。

这才有了和何炅掰手腕的资本。

但是汪涵还是缺一档独属于他的节目,就像何炅之于《快本》。

这个机会,他没有等太久。2008年,《天天向上》开播。当年接受采访时,汪涵说:“我们就是想和何老师的《快乐大本营》玩一玩。”

和《快本》“娱乐至上”的导向不同,《天天向上》的定位是大型礼仪公德文化脱口秀。时任台长欧阳常林表示,要通过这节目告诉国人,中国是礼仪之邦。

所以在宝贵的周五黄金时间,《天天向上》把C位留给了一个个素人嘉宾。

那些年的《天天向上》,有传统文化、小众爱好、新奇特产业,也策划过国宝文物专题、美女地理专题、名校风云专题,带观众了解不为人知的故事、礼仪、文化和温情。

听着很高大上,但是在主持人的把控下,节目很接地气。

《天天向上》的主持团队自称“天天兄弟”,与《快本》的“快乐家族”不分伯仲。

第一套成熟的“天天兄弟”团队一共7人。为了节目效果和方便观众记忆,每个人都人设鲜明。

汪涵自然是灵魂人物,全程掌控节奏,给其他人“抛梗”,立起富有学识的人设。

其次是来自台湾的欧弟,团队的搞笑担当,地位仅次于汪涵。

在台湾综艺摸爬滚打过的欧弟,能唱能跳还会bbox,会开玩笑会接梗,而且还有一手模仿的绝活,很擅长活跃现场气氛。

有一次他与梁朝伟的配音员演绎《无间道》里经典的天台对话,他以张学友的声音和神态饰演刘德华的角色,对方直接笑崩,专业人士也顶不住。

汪涵和欧弟的组合,威力不亚于何炅和谢娜。

除了他们,“天天兄弟”里还有钱枫、田源、俞灏明、小五、矢野浩二,7名主持人来自中日韩三国,令人侧目。

在他们的配合下,《天天向上》开播后收视率一路飙升,播出仅11个月就拿下了全国收视率第一。

开播第二年,汪涵就当上了湖南省电视艺术家协会副主席,风头压过何炅。

节目也赚得盆满钵满,光广告冠名费就高达2.5亿。

变味节目+劣迹主持人,

《天天向上》天天向下

2016年,韩束斥资10亿拿下《2016金鹰独播剧场》和《天天向上》的独家冠名权。

那是《天天向上》最后的辉煌。

知乎上有人问:“在特步之后,为什么《天天向上》的广告商一直换?”

一个高赞回答说,它还能有冠名已经很不错了,收视率低到离谱。

据云合数据,在今年第一季度全网电视综艺有效播放霸屏榜中,《天天向上》甚至未能排进前20。

为了扭转颓势,《天天向上》一度请来王一博加入主持团队,但是这位顶流偶像也没能阻止《天天向上》天天向下。

讽刺的是,《天天向上》靠什么登顶,就因什么坠落。

1.沦为第二个《快本》,还是低配版

《天天向上》的初心是“发扬中国文化”,但毕竟身处湖南卫视,不可避免地越来越娱乐化。

从2013年开始,湖南卫视发力真人秀综艺,比如《爸爸去哪儿》《我是歌手》,《快本》和《天天向上》都承担起了宣传任务。

单是《爸爸去哪儿》,《天天向上》就宣传了一个月,每个家庭上一期。

2014年,《天天向上》更是让出了三个月的黄金档时段给《我是歌手》第二季。

“文化”“礼仪”等元素逐渐消失,《天天向上》沦为明星宣传的工具,向《快本》看齐。

与此同时,国内综艺市场爆发,《奔跑吧兄弟》《极限挑战》《王牌对王牌》《奇葩说》等爆款综艺如雨后春笋般冒出,已经失去自身特色的《天天向上》更加泯灭于众人。

很快,《天天向上》就爹不疼娘不爱,播出时间一度从周五调整到周日晚10点。

即便如此,《天天向上》仍在娱乐化、蹭热点的路上一去不返。

去年更是被曝出要邀请基金经理上台,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警告“禁止娱乐化”,于是不了了之。

2.劣迹斑斑的“天天兄弟”,汪涵也保不住他们

不论是《快本》还是《天天向上》,主持团队都极为强大。

但加分项渐渐被他们玩成了扣分项。

“快乐家族”的杜海涛,因为在节目里向权志龙下跪,至今仍被吐槽;谢娜也被诟病业务能力差、情商低。

“天天兄弟”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团队持续动荡。

2015年,田源被曝婚内出轨,“好男人”形象崩塌。汪涵让他退还“天天兄弟”的信物(一枚戒指),离开节目。

更致命的是2016年欧弟的离开,吵闹的大张伟被拉来救场也无济于事。很多人表示,欧弟走后就没看过《天天向上》。

此后“天天兄弟”仿佛被诅咒一般,不断自我毁灭。

后来加入“天天兄弟”的高天鹤,被曝在主持人资格考试中作弊,成绩被取消,只能退出。

钱枫刚签完《艺德承诺书》,随即被曝涉嫌性侵,被紧急暂停工作。

就连汪涵,也因为代言过P2P平台饱受诟病。在暴雷后,一些讨债人到湖南卫视总部举牌、拉横幅,高喊“汪涵还我血汗钱”。

事故不断,造就了铁打的《天天向上》,流水的“天天兄弟”。

最惨的时候,节目里只有两个主持人。

内容没特色,主持人拉胯,团队不稳定,国民综艺也无力回天。

从《快本》到《天天向上》,

湖南台还是没长教训

《快本》停播,《天天向上》没落,湖南台难辞其咎。

《快本》不止一次陷入抄袭风波,节目中的游戏创意屡次被发现是“拿来主义”,被嘲讽是《山寨大本营》,德不配位。

更依赖主持人发挥的《天天向上》,为了热度,陆续请来吴磊、刘昊然、大张伟加入主持团队,专业能力堪忧。总是一脸不高兴的王一博,节目里说不了几句话,也一待就是5年。

湖南台明星至上、流量至上的打法,在过去让它在卫视中鹤立鸡群。

但随着日益娱乐化,湖南卫视在2017年就开始被官方巡视组批评:

“长期以来,有的同志‘娱乐立台’、‘以收视率论英雄’的思想根深蒂固。”“表面上看是相关频道节目把关不严,实则反映台党委政治敏感性不强。”

紧接着,《爸爸去哪儿》被叫停。官方文件给出的理由是:有过度消费明星子女之嫌,不利于青少年健康成长。

此外,其他节目也被点名批评,例如《探索·奇闻怪事》涉嫌植入虚假宣传,《黄金单身汉》衣着暴露、镜头挑逗,《绝代双椒》有些话题低俗。

去年《披荆斩棘的哥哥》,更是变成了《负荆请罪的哥哥》。

所以当“清朗运动”如火如荼地展开时,湖南卫视首当其冲。

如今,湖南卫视曾经“快乐中国”的口号已经变成了“青春中国”。

但是目前看来,湖南卫视还是老样子。借明星流量,炒作话题,推动节目热度。

《浪姐》第三季,原本把宝押在其他女星身上,给王心凌的镜头少得可怜。当王心凌火遍全网后,态度立马发生了180度的转变。

这次《天天向上》表示,节目内容将升级为“年轻潮流文化与复古文化碰撞”的脱口秀形式。

但从请来丁真的动作看,所谓升级恐怕也是换汤不换药。

还是流量至上,内容和专业只能排在后面。

这样的吃相也是情有可原。

今年第一季度,芒果超媒营收31.24亿元,同比下降22.08%;利润5.07亿元,同比下降34.39%。

其市值更惨不忍睹,仅剩不到700亿,相比去年巅峰时期跌了近千亿。

他们急需爆款综艺和剧集提振士气。

但是内容与流量的关系,应该是:内容带来流量,而非内容迎合流量。

王一博都拯救不了的《天天向上》,就不要为难丁真了。

本篇作者 | 祥燎



热点资讯
相关资讯


Powered by 梦想彩票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