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彩票

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敏感时刻,美俄“末日飞机”何以先后升空 | 京酿馆

发布日期:2022-03-29 11:32    点击次数:59

▲美国“末日飞机”E-4B由波音公司制造,是核大战爆发后的“空中白宫”。2017年,美国媒体曾对其公开报道揭秘。图/央视中文国际报道截图

3月1日,军用飞行追踪网站CivMilAir披露称,当地时间2月28日晚,一架美国所谓的“末日飞机”从位于美国内布拉斯加州的奥弗特空军基地起飞,向西北方向飞行到芝加哥附近上空后折向正东,然后绕经诺福克上空后转向东南返航,整个飞行时间约4个半小时。

无独有偶,当地时间3月3日下午4时16分,据另一家飞行追踪网站FlightRadar24披露,代码“RSD980”、被称作俄罗斯版“末日飞机”的图-214VPU飞机从莫斯科伏努科沃国际机场起飞,飞行3小时41分钟后在同一机场降落。在此期间,多次掠过莫斯科上空。

正值俄乌冲突敏感时刻,美俄两国所谓“末日飞机”不约而同在各自国家上空掠过,这不免会引发稍懂军事常识者的普遍关注,并为之众说纷纭。

▲一向神秘的美国“末日飞机”于2017年被美国媒体公开报道,其意也在于威慑。图/央视中文国际报道截图

并非“总统逃命机”

在美国“末日飞机”升空消息传出后,一些“军事博主”奔走相告,称“末日飞机”是“总统逃命机”,此时升空是“示弱”。但不到两天后,“俄版末日飞机”也升空了。

然而,不论美版、俄版,“末日飞机”都不是用来“逃命”的。其根本目的,是在核大战背景下确保核大国对军事信息和军队指挥,尤其是要保证核反击能力始终不间断、不失控,并能给予对手强有力的反击。

最早执行这种“核大战空中指挥所”使命的,是美国用波音公司生产的C-135军用运输机改装的EC135C“国家紧急空中指挥所”(NEACP),自1965年起共生产了11架,全部部署在奥弗特空军基地。

NEACP先后归属第38战略侦察中队、第2空中指挥和控制中队、第7空中指挥和控制中队,由美国战略空军司令部总司令掌握,执行所谓“窥镜行动”。即确保美国战略核反击力量在任何时候都能始终听从美国总统指挥,并有效执行核反击,为此必须确保始终有一架这种飞机处于空中飞行或引擎地面空转状态。

上世纪70年代初,美国军方认为NEACP性能不足,且“窥镜行动”存在致命缺陷,即在NEACP和总统决策层间还隔着一层关系。一旦形势紧急,NEACP和总统决策层间的通讯被切断,后者就很难及时掌握核反击手段,并及时作出应对。这在核大战背景下可谓非常危险。

为此,美国军方提出研发和装备一种性能升级的“高级空中指挥所”(AACP)。这种“升级版NEACP”,在紧急状态下将直接搭载以总统、国防部长、参联会主席为首的美国战略指挥核心团队,以及一个完整的战略应急指挥所,可长时间留空。这可以帮助指挥团队在核大战业已发生、周围强电磁干扰环境下,始终保持对全部主要军事单位、尤其核力量不间断有效指挥。

▲美国媒体报道视频显示,美国“末日飞机”里的电子设备、飞行仪表都使用了传统仪表。图/央视中文国际报道截图

一度被认为“可有可无”

根据AACP计划,1973年2月,美国空军电子系统部和波音公司签署了生产两架E-4A“高级空中指挥所”的合同,7月增补了第三架。

由于E-4A是在商用波音747-200B基础上改装,因此建造得相当快,第一架当年7月就交付,全部3架1974年10月均交付军方。

1979年,美国军方决定订购一家升级了电子通信设备并加装卫星天线,具有抗核爆炸后核电磁脉冲能力的E-4B型,当年12月21日交付。随后,前3架E-4A也被改装为E-4B。

作为核大战背景下的“应急最高军事指挥所”,E-4B具有很多与众不同的属性。首先,其留空时间非常长,曾创造出不加油、不间断留空35.4小时的极限纪录。而在不断进行空中加油的条件下,E-4B更可以留空长达一周时间,以规避可能遭遇的地面危险。

更重要的是,E-4B具备强大的核战生存能力。其舷窗采用了酷似微波炉门上玻璃的防辐射、防强电磁脉冲玻璃。而且,其所有电子设备、飞行仪表都刻意使用了“古色古香”的传统仪表,而非时髦的玻璃座舱,以增强其在核大战环境下的生存能力。

E-4B同时具有强大的指挥所功能,具备多达13种不同的通讯信道,可全天候、随时与所有战略核潜艇、核基地、重要军事单位保持联络,并通畅接收、处理纷至沓来的信息和情报。为此,E-4B上可搭载多达112名乘员,并提供足以在空中“不落地”工作、生活一周的一切所需。

由于自1989年起,“空军一号”改用两架特别改装的波音747-200B(即VC-25A),各方面性能大幅提高,E-4B一度被美国认为“可有可无”。

2006年1月,时任美国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宣称要在2009年将E-4B全部退役,但在军方强烈抵制下,最终只在2007年2月退役了一架。随着新任国防部长盖茨取而代之,退役的一架3个月后也得以“返岗”,全部4架E-4B一直服役至今。

▲2017年,美国“末日飞机”机组人员在机舱内公开接受美国媒体采访。图/央视中文国际报道截图

曾遭龙卷风“暗算”重创

和前身EC135C一样,E-4B在总统位于美国国内时要始终保持一架地面引擎空转;如果总统出访,一架E-4B应“尽可能位于离总统最近处”,以便总统需要时随时登机。

虽然从未被敌人损伤,但E-4B却在2017年5月被龙卷风“暗算”,在机库里被重创了半数,不得不停飞维修11周之久。

自1994年起,E-4B的官方名称从“国家紧急空中指挥所”(NEACP)改为“国家紧急事务空中指挥所”(NAOC),在传统职责之外,也开始承担在重大自然灾害发生时运送美国联邦紧急事务管理署到现场,并就近充当临时救灾指挥所的使命。因此,如今在飓风、洪灾之类美国重大自然灾害现场,有时也能见到E-4B的身影。

至于其使命代号,则从“窥镜”改为“守夜人”,据说是该机首任中队长根据荷兰画家伦勃朗的同名画作起的。需要说明的是,“末日飞机”从来就不是该机的正式名称,相反,美国军方曾多次表示“不宜使用这一称呼”。

而拉姆斯菲尔德一心想要E-4B退役的原因,并非仅仅以为其“不合时宜”,也是为了省钱。一架E-4B的造价,按当时币值就高达2.5亿美元,每小时运营成本更接近16万美元,每次升级则需要花费更多。

不过,美国目前也没有任何现役或潜在“更便宜”手段可以替代E-4B,所以相当一个时期内还会是4架E-4B “包打天下”。

▲为确保美国战略核反击力量能随时执行反击任务,至少有一架“末日飞机”始终处于空中飞行或引擎地面空转状态。图/央视中文国际报道截图

对“末日”威胁保持理性

此次“末日飞机”升空造成的“惊吓”,始于2月28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宣布,已下令俄军威慑力量调至特殊战备状态,以回应“北约主要大国的侵略性声明和追加制裁”。

随后,克里姆林宫发言人佩斯科夫将之归咎于英国外交大臣特拉斯的“露骨威胁”。

此次美国版“末日飞机”的升空也表明,即便是当今唯一超级大国且远离乌克兰热点,也不敢对相关威胁掉以轻心,必须竭力作出“好整以暇”姿态,以安抚国内公众、市场和国外盟友,同时震慑对手。

而俄罗斯版“末日飞机”也随后升空,甚至刻意飞了和美版“末日飞机”差不多长的时间,则似乎意在显示“你有我也有”,继续对相关方施压。

不过,核大战毕竟是惊世骇俗的事,自然也难以在国际间获得理解。也因此,俄美双方似乎都已经悄然降低了调门。尤其是美国方面,总统拜登在3月1日被问及“是否担心核战”时,明确回答“不”,白宫表示“美国核态势不会改变,因为没有这样做的理由”,为事态降温意图明显。

当地时间3月2日,美国空军也发表声明称,此次“末日飞机”飞行不过是“例行公事”。分析家认为,美方如此字斟句酌,意在“不授人以柄”。当然,各方都如此谨慎,也意味着面对“末日”威胁,各方都有着足够的理性。这无疑是一件幸事。

新京报特约撰稿人 | 陶短房(专栏作家)编辑 | 何睿校对 | 王心

热点资讯
相关资讯


Powered by 梦想彩票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