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彩票

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固特异创投周斌:移动出行走向新拐点,自动驾驶进入下半场

发布日期:2022-03-30 20:44    点击次数:193

北京时间2022年3月23日晚,“GTM2022—全球自动驾驶线上论坛”正式举办。

本场线上论坛是GTM2022的首场活动,由亿欧旗下科技出行产业创新服务平台亿欧汽车倾力打造。来自全球范围内的自动驾驶相关行业领袖、投资者通过系列演讲、高端对话等形式,从产业发展趋势、全球化机遇、软硬件技术能力、细分落地场景等角度分享全球自动驾驶的前沿竞合趋势。

在本场论坛上,Goodyear Ventures固特异创投硅谷与亚洲区投资负责人周斌发表了以《自动驾驶的上半场和下半场》为主题的演讲。他在演讲中表示:

1、如果说移动出行从马车时代走到汽车时代是第一个拐点,那么在我个人看来,第二个拐点就是电动化、智能化、无人驾驶化这三者叠加在当下所带来的科技变革浪潮;

2、自动驾驶的下半场,企业在推进技术进步、技术迭代的同时,会更多地思考商业化落地的路径,以及如何用现有的自动驾驶技术解决当前面临的问题;

3、之后的10年、20年、30年,自动驾驶能带来的变革将对普通人生活的方方面面的带来巨大的变化。

Goodyear Ventures固特异创投 硅谷与亚洲区投资负责人 周斌

以下为周斌的演讲原文,供业内人士参考(有删减):

Hello大家好,我是 Goodyear Ventures固特异创投的周斌。非常高兴有这样一个机会,在这里和大家就自动驾驶的话题做一个交流和探讨。

首先请允许我大概用一两分钟很简单的给大家介绍一下固特异。固特异是一家总部位于美国的公司,那么它成立于1898年,有着120多年的悠久历史。主要业务之一是做轮胎,市场规模在美国是排名第一的。

固特异全球有超过7.5万名员工,亚洲总部是在中国上海,在中国有2000多名员工。那么在2021年的《财富》世界500强排名当中,固特异排在第246名。

那么固特异创投就是固特异旗下的一只1亿美元的风险投资基金,大方向是围绕着移动出行的领域来展开。

移动出行是一个很广的领域,包括怎么样让出行更便捷、更高效,以及更环保。从自动驾驶到电动化,从车联网到电动垂直起降的飞行器,再从芯片到激光雷达这样的传感器等等,固特异都会做投资和布局。2021年,我们投资了10家公司。

我本人是常驻在美国硅谷,固特异创投中科技相关的项目都是我在主导投资。我是从2015年左右开始在自动驾驶行业里面做投资布局,也见证了我们几家中国头部的自动驾驶公司在过去五六年时间里从零开始一路做到了现在的几十亿、近百亿美元估值。

坦白讲,这么一个巨大的机遇不是每一个行业都能够拥有的,所以我自己也感觉很幸运能够在这么一个万亿美元的市场里去长期耕耘。

在对自动驾驶这个行业做研究和投资布局的时候,我们经常会思考一个问题:这个行业那么10年之后或20年之后的所谓行业终局是什么?

我们尝试用这种终局思维的方式,看看能不能指导我们在当下做投资。

其实很多时候我们感觉,可能展望未来的最好方式恰恰是回顾过往。如果回看整个人类社会在过去150年移动出行领域里面的发展。我们认为,它基本上经历了两次比较大的拐点。

如果我们回想一下100年前在纽约或者伦敦,当时其实面临的一个很大问题是马粪的问题。

因为100多年前的纽约有几万辆马车,那就会有马的排泄物。这个问题后来严重到什么程度?很多的科学家出来做预测,说如果照当时的马车增长速度发展下去,到1950年的时候,纽约市路面的马粪将有9英尺那么高,就是说就有2米多高。这当然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所以说,100多年前的最大的风口可能是解决马粪的问题。但是大家都很清楚这个问题是怎么解决的。人类社会开始从马车时代进入汽车时代,这个问题自然而然的就解决了。但这无疑是以一种当初人们所意料之外的方式。

我们会发现一个很有趣的问题,人大脑思考问题的方式往往是线性的方式,我们习惯用线性的方式来看问题,但很多事物的发展,包括科技的发展,恰恰是非线性的。所以说,我们应该让自己能够尝试用非线性的角度来看待一些问题。

如果说移动出行从马车时代走到汽车时代是第一个拐点,那么在我个人看来,第二个拐点可能就发生在当下。它就是电动化、智能化、无人驾驶化这三者叠加所带来的这种巨大的科技变革浪潮。

既然叫拐点。那拐点前和拐点后有什么差异?带给消费者的体验有什么不同?

这个问题可能是一个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问题。每个人可能会有每个人的解读的角度,看的这个问题的维度可能也非常多。那么如果用一个比较简单的维度来来看待这个问题,我认为就是传统汽油车、柴油车和智能汽车的差别。

这个差别是什么?可能是有机体和无机体的差别,或者叫生命体和非生命体的差别。那么它的核心的差别在于,这个产品是不是有着有机进化的能力。

我们大家想一下,传统的汽油车和柴油车的子系统往往是分离的,你要实现一个功能,那么你需要有一个独立的芯片、独立的软件。这本身并没有问题,但是子系统和子系统之间很多时候没法协调工作。

如果我们回头来看智能汽车。智能汽车,其实我们可以把它想象成是一个人。智能汽车跟我们人一样是有“大脑”的,只不过它的“大脑”是车载芯片。它可以思考,可以处理数据。同时,智能汽车业有“眼睛”,这个“眼睛”就是感知系统,包括激光雷达、毫米波雷达以及摄像头等。

眼睛帮我们探测到周围的环境,然后通过大脑发出电信号来统一协调全身的这种运动和反应。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点是,大脑是可以思考和进化的。智能汽车在行驶的时候可以实时收集数据,然后把数据反馈给“大脑”,去优化模型和算法,来实现进化、迭代的能力。

所以说,我们认为,传统汽油车、燃油车和智能汽车的差别可能就在于是否有着这种有机进化的能力。

既然第二次拐点已经到来了,那是不是这个行业此后的发展会一马平川、一帆风顺?如果我们再回想一下其他行业的发展,比如人工智能、AR/VR、量子计算等,几乎没有行业是一帆风顺的。往往行业的发展都有着很多波折和起伏,或者说“往前走两步,往后退一步”的状态,这是非常正常的。

Gartner曲线,可能是我觉得比较直观的一种方式去理解行业发展的进程。

从Gartner曲线结合刚才谈到的人性弱点来看,我们就会发现,任何一个新技术出现的时候,人们往往本能地倾向于高估其短期的影响力,同时又容易大大低估其在中长期能够带来的真正的影响。

如果我们以无人驾驶这个行业为例来思考这个问题。当这项技术真正开始出现的时候,其实从投资者到到潜在用户,都处于一种非常兴奋的状态。大家因为害怕失去这个机会就一哄而入。这时,行业就吸引了非常多的关注和资本,然后就迅速发展。同时,很多人会对其有一种不切实际的期许,甚至是幻想。

比如,很多人可能在很早期的时候就在想象,去公司上班不用开车了,想象车内可能连方向盘都没有,想象在上班路上刷抖音、玩游戏,或者补个觉。当然,我们相信,行业未来一定会走到这一步,但是在此之前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当你对自动驾驶的期望是半年后、一年后就能实现无人化,往往会感受到现实距离期望之间的距离竟然非常大。这个时候,大家往往会有一种幻灭感。用Gartner曲线来解释,就是从希望之巅就坠入到了绝望之谷。其实很多公司就是在这个阶段开始面临困难:一方面是技术落地会碰到很多挑战,另一方面是资本市场的反应也会冷却下来。

但是如果大家把绝望之谷阶段走过之后,就往往会进入真正长期、稳定的发展新阶段。

虽然很多人对自动驾驶分为上半场下半场的这种分法不赞同,但为了便于理解,我在这里还是用这种二分法来去描述这个行业发展的状态:

在绝望之谷之前,自动驾驶属于狂喜或者是幻灭的阶段,我把这个阶段叫做自动驾驶的“上半场”。在此之后,人们慢慢重拾信心,对这个行业有了更理性、更平和的期许,从这之后可能就进入了一个长期的稳定的发展阶段,我认为这属于“下半场”。

在美国,Waymo是从2009年左右开始投入做自动驾驶这件事的。做到今天,其实已经有12年了。中国现在比较头部的无人驾驶公司,很多是在2015年到2016年开始做这件事情,也已经做了有6年了。

在所谓的上半场,大部分自动驾驶公司一开始通过做demo来进行融资。融完资之后,企业开始扩大车队的规模来做路测。在路测的过程中,企业借助收集数据,把数据传入云端,再把数据反馈给模型,对模型进行优化,让算法越来越好。同时,企业也不断提升汽车的安全性。

在上半场,企业是对商业化落地的路径往往看得不是那么清楚。当然,这个也是很正常的一件事,因为还处于技术发展的中早期阶段。

而在所谓的下半场,在推进技术进步、技术迭代的同时,大家会越来越多地去思考商业化落地的路径,以及如何用现有的这些自动驾驶的技术去真正解决我们当前面临的问题。这个是很多公司已经开始在做的一件事情。

如果我们对整个自动驾驶行业做一个宏观分析,我们可以把它分成两部分,一部分我们叫运货,另一部分叫运人。运货,就是RoboTruck自动驾驶卡车;运人,就是通常我们所说的RoboTaxi自动驾驶出租车。

从商业化落地的先后顺序来讲,我们认为,RoboTruck可以更快实现商业化落地。如果我们对自动驾驶卡车再分成三类,那么一类就是说长途货运,另外一类叫中途货运,第三类我们叫“最后一英里”配送。

从需求端来讲,以亚马逊为代表的电商和以沃尔玛为代表的零售商都对货运有非常巨大的需求,需求的增长速度也非常迅猛。从供给端来看,由于工作辛苦、收入不甚理想和长期和家人分离等问题,卡车司机的缺口非常大。

举个例子:自动驾驶卡车公司Gatik正在跟沃尔玛合作,他们每天从沃尔玛的物流中心装货,然后把货拉到沃尔玛的零售店。沃尔玛的零售店和物流中心的位置是固定的,也就意味着自动驾驶车辆的起始点和终点是固定的,走的是一个固定的线路,场景相对简单。

作为对比,自动驾驶出租车的乘客并不固定,行驶的起始点也可能完全不同。相比较而言,自动驾驶卡车面临的问题更容易解决。所以,我们认为,Gatik找了一个比较好的市场化、商业化落地的切入点。沃尔玛的需求非常大,应用场景却相对简单。

Gatik是在尝试用现有技术去解决非常巨大的商业化场景需求问题。目前,Gatik已经有几辆没有安全员的完全无人驾驶卡车的在帮沃尔玛每天去运货物。这不是一个demo,而是真正的每天在商业化运营,完全无人的商业化运运营。这就是用无人驾驶技术在此时此刻就开始解决市场上巨大的需求的一个案例。

我们对自动驾驶的行业的历史分成上半场下半场。那么,我们在下半场就是开始考虑进行商业化落地的时候。我个人感觉,能够在自动驾驶行业里面长期做深耕是非常幸运的,因为这个行业机会是非常巨大的。不只是此刻,我相信,之后的10年、20年、30年,自动驾驶能带来的变革将对普通人生活的方方面面的带来巨大的变化。

我们经常讲,一个人的命运要靠个人的奋斗,但很多时候也需要注意历史的进程。同样,我们可以讲,创业、投资,要靠一个团队的奋斗和努力,同样也要注意历史潮水的方向。当我们意识到智能出行行业是一个有着巨大机遇的行业时,我们期待与这个行业当中坚持长期主义的创业者一起参与到这波伟大的科技浪潮之中,希望跟这个时代同频共振。

谢谢大家。



热点资讯
相关资讯


Powered by 梦想彩票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